d8丝瓜视频

陈星光攥紧了手指,纤细的手指骨节泛白,抿紧了唇,不让眼底的情绪被人看到。

“星光,说,顾萧墨是不是很烦啊?”苏锦偏偏还不知趣,非要追着星光继续问。

“问星光她自然是觉得我很烦的。”顾萧墨在旁边已经接了口:“难道没看出来吗?我妹妹见了我,都是躲开的。”

这样恶劣的顾萧墨让星光很是难受,她觉得很累,之前的疲倦再度涌出来,却没有了怒气,只剩下了满腔的悲哀。

此时此刻,他跟别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打情骂俏,他这样对她,确实很恶劣。

她抬起眼睛,眼底一片清明,微微一笑,开口道:“怎么会呢?哥哥,说笑了,这个人不会让人烦,只让人觉得没趣,不过好在苏小姐是个有趣的人。”

星光的话,让顾萧墨眯了眯眼睛,眼底一抹危险疾驰而过,那般汹涌。

她居然这般嫌弃自己。

自己在她眼里,是一个没趣的人。

“没趣的人?”苏锦笑了起来:“哈哈,没有啊,我觉得顾萧墨这个人很有趣啊,星光觉得他哪里没有趣味了?”

星光抬眼看看苏锦,她一脸的兴味盎然。

再看顾萧墨,他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,那眼神却又有几分冷意。

丛林女孩白纱纯真可人

“说说吧。”顾萧墨开了口,微微眯起来眼睛,没有什么绅士风度,语气也很刻薄:“我的好妹妹,不妨说说哥哥我哪里无趣了?”

星光脸色微微一白,她的头有点疼,他们两个人都想要听。

她虽然难过,可也越来越被激起来一种情绪。

陈星光比较特别,越是在乱的时候,越还能真的顶住一些压力,有几分清醒。

微微一笑之后,星光开口道:“一时间啊,还猛不丁的想不起来什么,不如苏小姐说说觉得我哥哪里很有趣?”

顾萧墨眉目森然,目光冰冷。

星光也很倔强,她始终微微挺直身躯,看着顾萧墨,笑的很是平静。

顾萧墨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陈星光那张娇俏的脸庞,目光落在她浅笑的脸蛋上,看着那白皙的皮肤,那双眸子里流淌着的对自己的不在意。

他心里抓狂,却又不能表现,只能让自己更郁闷,更窒息。

“他平时是个很喜欢挤兑人的人,比如他会做饭啊,我经常吃他做的饭,好吃,干净,想不到吧,哥会做好些菜呢。”苏锦提起来顾萧墨的厨艺就赞不绝口:“哥他做的那些菜都是中餐的,我们在波士顿吃不到中餐,即使在中国餐馆吃到的也不如他做的地道。”

星光一怔,呵呵,原来他的好厨艺都展示给了苏锦啊,苏锦早就吃过了顾萧墨做的菜,不止一次。

“那是没有想到呢。”星光笑着接口,言语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,看着顾萧墨很是嘲讽的开口道:“不知道萧墨哥哥这么好的厨艺,我还以为他只会煎鸡蛋或者煎火腿片呢,很遗憾,没有吃过哥哥做的中餐菜,没办法评价呢。”

“没关系啊,等回到伦敦,在们家里可以让哥露一手。”苏锦建议道:“反正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回去伦敦了。”

星光笑了笑,“好啊,有时间的话,希望可以。”

她说着,看向了顾萧墨,目光一片澄澈,那眼神,越是干净越是让顾萧墨感到烦躁。

她的每一个字,都像是耳光一样,一下打在了他的脸上,有些疼,有些难受。

“当然可以了。”苏锦道:“顾萧墨,说是不是?”

顾萧墨的目光对上了星光的眼睛,薄唇勾起来,“既然星光妹妹这么想要吃哥哥做的菜,那回到伦敦,我就做给吃,如何?”

“那就谢谢哥哥了。”星光也淡淡的接口道:“希望有这个荣幸。”

顾萧墨幽深的眼眸里情绪起起伏伏,半晌之后,才笑了起来:“当然,煮给妹妹吃,应该的。”

星光眼眸跳了跳,笑笑,便不说话了。

“星光,哥哥怎么无趣了,说说。”苏锦似乎还没有忘记这个话题。

星光又看了一眼顾萧墨,对苏锦道:“比如苏小姐说的有趣的地方,对我来说,就很无趣啊,毕竟我没有经历过,所以不好意思,数不出来。”

苏锦一呆,感觉到星光的语气似乎有点恼的意味。

她眨巴下眼睛,看着星光,忽然问:“星光,告诉我,是不是有点吃醋啊?”

“是啊,我吃醋了。”星光自然而然的接口。

顾萧墨瞠目。

星光迎着他的眼神,一字一句道:“我跟萧墨哥哥相处的时间很短暂,掰着手指头数加起来也没有多少次见面的时间,比起来苏小姐,真是小巫见大巫了。”

“呃,哥四年在美国,也没有去看他呀。”苏锦也是吓了一跳。

“他不让。”星光直言的开口:“我哥这个人,自己决定的事情,总是习惯了命令别人,他高高在上习惯了,所以我没有去过美国。”

“那以后去波士顿,找我,不必找他。”苏锦很是讲义气的道:“来美国玩,我接待。”

“谢谢,以后我想我会去美国的。”星光自然而然的开口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以前,她可以照顾顾萧墨的感受。

可她现在回想起来,都觉得自己很可笑。

一个人如果喜欢自己,为什么会四年不肯跟自己见面?

四年里,他们隔着不算很远的路程,他却不来,也不许她去,其实现在看来,说白了就是不爱。

只是以前自己太傻,总是抱着一些莫名奇妙的希望。

现在,一切都结束了,不必再去照顾顾萧墨的感受了。

她以后有时间就去游历一下,增加自己的阅历和经历,那也是人生的一笔财富。

这样想的时候,星光是微笑着的,那笑容,释然又灿烂,仿佛一切都放下了。

顾萧墨望着她,眼神明灭不定。

苏锦拿胳膊肘去捣了一下顾萧墨的胳膊,很是亲密的眨巴下眼睛看着顾萧墨。

顾萧墨回神,侧头看身侧的苏锦,眉头一皱。

“这个哥哥有点过分了啊。”苏锦道:“怎么不让星光去美国玩啊?”

顾萧墨轻笑了一声道:“当年她选择来伦敦,非要跟睿熙一起留学,这是她的宿命,既然这么喜欢伦敦,那就不要去美国。”

星光呼吸重了下,听出来他的语气里带着责怪,也听出来了他的耿耿于怀。

她笑了笑,接口道:“萧墨哥哥好像忘记了,当年是我提议,我们三个一起去美国留学的,可是哥哥却不让睿熙哥哥去美国,我现在明白了,原来哥哥怕我们去了,影响了哥哥的好事。”

星光的语气带着一种淡淡的嘲讽,让顾萧墨瞳孔紧缩。

他的喉结轻轻地滚动,满是戾气的眉宇间都是疙瘩,他看着星光,眼神那么冷。

星光也望着他,睫毛轻轻地颤抖,看起来那么害怕又那么无畏和勇敢。

她的眼底是一抹看透一切的讽刺。

她就是告诉他,她都看明白了,不必他如此的遮掩了。

看透了这个人。

只是看着苏锦跟他坐在一起,俊男美女的样子,她还是觉得眼眶发热,胸口窒闷。

“还有这样啊?”苏锦有点不解,“顾萧墨,咋不让妹妹和弟弟去美国啊?”

顾萧墨沉着一张脸,冷笑道:“闲扯这么多,不吃饭是不是?们不是说饿了吗?”

“是饿了,点菜吧。”苏锦大概听出来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,也就立刻转移话题。

“确实饿了,我要一份烟熏鲑鱼和羔羊肉,一份哈吉斯,一份主食,再来一份餐后甜点。”星光淡淡的开口。

苏锦惊讶:“星光,这好像是爱丁堡的美食啊,这不是很了解吗?”

“是吗?”星光笑笑。“我对爱丁堡的了解,不如苏小姐对我哥的了解多呢。”

Tagged